国史网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要新闻 | 影像记录 |  教育指南
中国概况 | 人物长廊 | 大事年表
国史珍闻 | 图说国史 | 60年图片
专题研究 | 理论指导 | 政治史 | 经济史 | 征文启事 | 学 者
学术争鸣 | 学科建设 | 文化史 | 国防史 | 地方史志 | 学 会
论点荟萃 | 人物研究 | 社会史 | 外交史 | 海外观察 | 境 外
特别推荐 | 文 献 | 统计资料
口述史料 | 图 书 | 政府白皮书
档案指南 | 期 刊 |  领导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综合研究
“纪念史学”当然得“纪念”
发布时间: 2016-10-18    作者:安翁    来源:国史参阅 2012-10-22
  字体:(     ) 关闭窗口

  首先得说明,“纪念史学”是个不成立的概念。因为,没有一个以“纪念”为主体而形成的史学分支或子学科。正如不存在一个“哭丧史学”,“纪念史学”同样是不存在的。

  所谓“纪念史学”,其实是一种与历史有关的表达人们情感的社会活动而已。

  当然,人们说话、写文章,未必都得从严格的概念界定出发。所以,作为权宜性的讲法,一定要使用“纪念史学”一词的话,笔者也不反对。我想,谢辉元先生也正是在权宜性的意义上使用“纪念史学”一词的。

  问题在于,社会活动与搞学问不是一码事。搞学问,比如做历史研究,当然应该“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这是自古以来中国史学的好传统。但是,搞社会活动,就是另一回事了。比如我 们在纪念什么人、什么事的时候,大到历史伟人,小道家族长辈,当然得立足于讲对方的优点。一来,对方确实有值得讲的长处;二来,讲长处的目的主要在于激励来者。如果不是这样,非得拧着来,在纪念的时候非得把对方大骂一通,那就不是什么“纪念”,而成为“声讨”了。古今中外,哪里有这么搞纪念的?

  值得纪念的人和事,当然也有值得指摘、批评的地方。不过,那不是(或者说主要不是)纪念活动的功能所在,而是(或者说主要是)其他方面的事情。纪念归纪念,其他归其他,各司其职,并行不悖。如果非得浑二事而一之,势必如鸡兔同笼、牛骥同槽,非乱套不可。不乱套的前提,是思维首先不要乱套。

    相关链接 - 当代中国研究所 - 中国社会科学院网 - 两弹一星历史研究 - 人民网 - 新华网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政府网 - 全国政协网 - 中国网  - 中国军网 - 中央文献研究室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当代中国研究所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6035331号
    地址:北京西城区地安门西大街旌勇里8号
    邮编:100009 电话:66572305 66572306 Email:gsw@icc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