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史网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要新闻 | 影像记录 |  教育指南
中国概况 | 人物长廊 | 大事年表
国史珍闻 | 图说国史 | 60年图片
专题研究 | 理论指导 | 政治史 | 经济史 | 征文启事 | 学 者
学术争鸣 | 学科建设 | 文化史 | 国防史 | 地方史志 | 学 会
论点荟萃 | 人物研究 | 社会史 | 外交史 | 海外观察 | 境 外
特别推荐 | 文 献 | 统计资料
口述史料 | 图 书 | 政府白皮书
档案指南 | 期 刊 |  领导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史期刊 >> 《史林》 >> 2009年第3期 >> 摘录文章
对当前中国社会史研究若干问题的反思
发布时间: 2009-12-21    作者:白华山    来源:国史网 2009-12-21
  字体:(     ) 关闭窗口

  [摘要]新时期的中国社会史研究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但成就背后还存在着种种令人忧心的现象,具体来说,主要表现为:专题研究发达,理论建设滞后;研究领域极大拓展,研究内容却畸轻畸重存在不少空白;新史料的发掘得到重视,但很多研究中史料运用单一的现状没有得到根本改变;不少研究者理论素养缺乏,学术争鸣环境比较冷清。只有广大史学工作者共同努力,结合中国社会史发展的实践,不断修正社会史研究中存在的种种病象,社会史研究才能轻装前进,获得更大的发展。

  [关键词]社会史;问题;反思;对策

  [中图分类号]C9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1873(2009)03-0183-05

  [作者简介]白华山,讲师,东华大学人文学院200051

  新时期的中国社会史研究,如果从1986年天津南开大学召开的首届社会史研讨会算起,至今已开展23个年头。在这23年里,无论是在研究领域的拓展、研究方法的创新还是新史料的发掘方面,社会史研究都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但是,在巨大的成就后面,中国社会史研究还存在着种种问题,潜伏着种种令人忧心的现象。本文试从几个方面撮要列举并略陈管见,希冀能得到有关专家学者的批评指正。

  一、理论问题

  20世纪80年代中国社会史的复兴,是在传统史学过分注重政治史、军事史研究而导致整个史学研究单调、呆板,以至步履维艰的情况下出现的。因此,自它兴起的那一天起,就把研究重心放在新领域、新课题的开辟与发掘上,这就使得新时期的社会史研究一方面在具体领域卓有成就,另一方面在总体上又显得零打碎敲、琐碎杂乱,无法整合成一幅完整而多彩的社会画卷。造成这种研究碎化的局面有多方面的原因,但根本的一条是社会史理论的困乏。理论指导实践,离开了宏观理论的指导,微观具体研究必然会走向琐碎、杂乱。

  社会史复兴之初,由于担负着开拓新领域和进行理论建设的双重任务,一些学者秉着社会史理论“不可不议,也不可多议”的策略,认为不急于讨论社会史的定义、研究对象、范畴等纯理论问题,应当多开展社会史具体问题的研究,等到具体问题深入开展以后再去思考和建构社会史的理论。在这种思想指导下,中国社会史研究在专题研究方面硕果累累,但在理论研究方面却格外冷清。据统计,进入21世纪以来,每年发表的专题论文有30来篇,理论文章每年不过10篇左右。由于课题研究的理论基础薄弱,在不少人眼里,它还是不登大雅之堂的“丑小鸭”、“灰姑娘”,正如2004年中国社会史会长冯尔康先生所指出的:“原来担心社会史过热,热不是好事,但现在看来,担心是多余的,因为社会史还处于一种边缘状态。”这种专题研究发达、理论建设滞后的问题并非中国独有,在西方社会史学发展的历程中也存在过,它导致的后果是“盛行一时的专题研究方法,阻碍了社会历史学家构建整个社会历史的艰巨任务。”

  20世纪中叶以来,西方社会史学界开始自觉借鉴其他学科的理论和方法,进行宏观和中观理论的探索,这一点在美国的中国学界体现得尤为明显。以往对近代中国的研究,美国学者受革命史叙事、现代化叙事等理论范式影响较深,侧重于从宏观整体上考察近代中国社会的变迁,但是,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美国中国学界开始自觉借鉴社会学、人类学的理论和方法,建构细致的解读近代中国社会历史的“中层理论”框架,如“市民社会理论”、“文化权力的网络分析”、“过密化模式”等,这些模式对于中国史研究的模式转换起到了相当大的推动作用。与西方学界多元并存、百舸争流的理论探索相比,“中国学界比较缺乏在‘中层理论’的范围内建构可操作性概念的能力”,对待西方社会史理论研究成果和其他学科的理论一味采取“拿来主义”,不少研究单向度地比附或对应西方社会史学理论,盲目地引进其他学科的理论、方法和概念,致使史学研究出现生搬硬套、生硬嫁接的不正常现象,使得中国的社会史研究至今没有形成自己的话语系统和概念体系,形成一种中西混杂、概念混杂的尴尬局面。

  20世纪90年代以来,以秦晖、杨念群等学者为代表,试图从本土经验出发,建构中国自己的中层解释框架,他们提倡的“关中模式”、“儒学地域化”等分析框架在学界影响较大,对中国社会史理论和实践的深化具有很大的意义。如果说,20世纪80年代,中国社会史还处于复兴阶段,建构具有中国本土特色的理论框架尚有一定的难度,那么,90年代以来,随着中外学术交流的频繁和社会史研究的深入开展,突破西方社会史理论对中国史学研究的束缚,构建本土社会史理论,多学科、多角度地呈现中国社会的各个层面,不仅是必要的,也是切实可行的。

  二、研究内容

  20多年的中国社会史研究取得空前的繁荣,其重要表现之一就是研究领域的拓展。社会史的基本研究领域,例如:人口、社团、婚姻、家庭、风俗、妇女、灾荒、社会转型、民间宗教信仰、大众伦理心态、社会生活、社会问题等方面,都有相当论著发表,一些和现实紧密相关的问题,如人口、禁毒、灾荒等,则受到学者们的密切关注,应当说,这在很大程度上打破了传统史学政治、经济、文化三足鼎立的单调呆板的著述格局,真正体现了“复原历史的本来面貌”、“把历史的内容还给历史”的社会史倡导者的主张。但是在研究内容上,社会史研究还存在着大量的空白,畸轻畸重的现象十分明显。

  秘密社会,也称秘密结社,是下层群众为谋求生存或精神信仰而结成的秘密组织,学术界一般把其分为两大系统,即以白莲教为主体的教门系统,和以天地会、哥老会为系统的会党系统。但是,长期以来,会党史研究受到学界高度注意而成果累累,而民间教门研究则相对薄弱。会党史研究中更多地集中于天地会、哥老会等大的会党研究上,较小的地方性会党研究不够,会党在海外的传播和流变也亟待加强;研究时段上,以往研究偏重于清朝和民国时期,新中国成立以来的黑社会和邪教组织研究仅仅处于起步阶段。秘密社会是下层群众的组织,天然地与统治阶级对立,自然具有革命精神,所以,在革命史的研究框架下,其对中国社会发展尤其是中国革命的积极影响得到充分论证。但是,最近几年,受现代化范式的影响,史学界又过分突出其破坏性一面,甚至他们在帝制时期的造反运动也受到质疑。这种过分以主流社会为标准,随时代要求的变化而变化的研究态度是欠

  科学、欠理性的,难以对近代秘密社会做出客观公正的评价的,相反,“秘密社会史研究只会走向扁平化,越来越衰落”。

  中国是农业大国,人口的大多数是农民,农民是中国民主革命的主力军。所以,在新中国成立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农民战争史受到史学界的高度重视,被誉为历史研究中的“五朵金花”之一。但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中国现代化的蓬勃开展,中国城市史研究方兴未艾,而农村社会和农民研究却相对滞后。法国的马克?布洛赫曾写出《法国农村史》,中国至今没有一部中国农村史或农民史,这与泱泱农业大国的地位是极不相称的!

  女性史研究是社会史研究中的重要领域。陈东原的《中国妇女生活史》(商务印书馆1928年出版)可以说是近代中国第一部女性史研究专著。建国后,妇女问题的研究是从属于革命和政治运动研究的,具有现代意义的女性史研究是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受国际女性学的影响而展开的。但是从当前的研究看,大多数论著是关于妇女运动和女性教育的,女子的妆饰、女子的就业、女子的婚姻家庭等社会生活的重要内容,缺乏有深度的研究,无法勾勒出一幅斑斓多彩的女性生活的美丽画卷。

  中国社会史研究中需要拓宽研究领域,但更需要避免“碎化”现象。所谓的“碎化”是指当前学术发展中一种专为求新求异而开辟新领域新课题,缺乏总体关照的研究倾向。研究者在自己的研究领域自说自话,不顾及整体研究的需要,导致研究成果互不相连,相互脱节。在社会史研究中,要始终保持一种总体化的眼光,要正确处理好微观研究和宏观研究之间的关系,不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要在大量个案研究的基础上进行总体的综合,只有这样才能使得社会史研究走出“碎化”的阴影从而获得健康稳定的发展。.

  目前,在社会史的选题中,出现了一种为追求史学的商品价值,一味迎合大众口味而忽视史学学术价值的不良倾向。娼妓、流氓、特务、乞丐、盲流等作为社会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自然应当成为社会史家研究的对象,但关键是以什么态度来对待。如果仅仅为了满足人们的猎奇心理,迎合大众消费口味而进行写作,那只会贬低史学研究的价值。

    1. 社会史研究的理论视野与实践探索
    2. 近三十年来中国社会史研究方法的探索
    3. 张越:中国社会史大论战”再回眸
    4. 2010—201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史研究述评
    5. 专家学者研讨“田野调查与中国近现代社会史研究”
    6. 论社会史的整体性
    7. 新时期关于社会史研究的理论和方法的探讨
    8. 李文:“中国当代社会史研究现状和学科体系”专题研讨会综述
    9. 从社会史到区域社会史——20年学术经历之检讨
    10. 社会生活史研究的学术传统与学科定位
    相关链接 - 当代中国研究所 - 中国社会科学院网 - 两弹一星历史研究 - 人民网 - 新华网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政府网 - 全国政协网 - 中国网  - 中国军网 - 中央文献研究室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当代中国研究所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6035331号
    地址:北京西城区地安门西大街旌勇里8号
    邮编:100009 电话:66572305 66572306 Email:gsw@icc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