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史网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要新闻 | 影像记录 |  教育指南
中国概况 | 人物长廊 | 大事年表
国史珍闻 | 图说国史 | 60年图片
专题研究 | 理论指导 | 政治史 | 经济史 | 征文启事 | 学 者
学术争鸣 | 学科建设 | 文化史 | 国防史 | 地方史志 | 学 会
论点荟萃 | 人物研究 | 社会史 | 外交史 | 海外观察 | 境 外
特别推荐 | 文 献 | 统计资料
口述史料 | 图 书 | 政府白皮书
档案指南 | 期 刊 |  领导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史期刊 >> 《纵横》 >> 2010年第4期 >> 摘录文章
中南海内也平凡
发布时间: 2015-07-01    作者:赵庆云    来源:《纵横》 2010-07-21
  字体:(     ) 关闭窗口

最近,我们访问了19841990年担任国务院办公厅行政司司长的赵庆云同志,赵老为我们介绍了20世纪80年代国务院机关后勤工作的情况。

 

办公条件很普通

20世纪80年代,国务院机关仍然保持着周总理倡导的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作风。国务院领导同志的办公室并不豪华,他们用的办公桌椅都是普通的,办公桌大一些,坐的是一般的扶手椅子,各局的领导和普通工作人员都是用一样的写字台。国务院的大小会议室都比较朴素:长条桌上,铺上白桌布,照样开会;召开国务会议的第一会议室、小礼堂所用的地毯,都是用了10多年的化纤地毯,表面上的绒已经磨平了,照常使用。小礼堂休息室的长沙发是20世纪70年代的产品,坏的修理一下,也一直在使用。各局领导的办公室没有配备沙发,全国各地来机关办事的客人就坐在普通的扶手椅上。行政司以及各处工作人员所用的铅笔大多是在紫光阁接待外宾、国务会议室开会用过的铅笔。秘书局同各地文件、书信来往很多,我们把旧信封翻过来重新糊好,继续使用。中南海庭院中的草地,为了节约用水,一般都是抽用中南海的水喷灌。

 

会议饭和客饭

勤俭节约还表现在领导同志就餐方面,过去国务院常委会结束后,遵循周总理在世时留下的老规矩,安排会议饭。那时,会议饭安排的是“大烩菜”(以后又改为“四菜一汤”)。

会议饭的标准很低,就餐的每位同志都要交伙食费,就餐不供应白酒。我们的服务员在领导提出喝酒时,才给上白酒,酒瓶上贴有各位领导姓名的标签,领导同志只喝标有自己姓名的酒,然后按市场价格收费。开展“双增双节”活动以后,领导又指示,会议的“四菜一汤”中不准有海味(不准上海参、虾等),用的是自己养殖场生产的肉、鸡以及鱼类。

国务院领导午饭有时就在机关和大家在大餐厅就餐。我们考虑到首长工作比较忙,建议建立一个小食堂,但一直也没有实现。后来,领导又决定,国务院常委会不设会议饭,几位国务委员在一个小餐厅中吃饭。尽管如此,他们午饭只是一荤一素一汤,主食则是米饭或包子、面条等,喝啤酒是另外算账,伙食费按月从工资中扣除。

各省市来机关办事的领导在食堂就餐时,按客饭标准(“四菜一汤”),陪餐者人数少并要收费。许多外地来的同志看我们一直坚持“四菜一汤”的用餐制度,都很吃惊,同时也很赞叹。客饭不上白酒在这里早就有规定,有的领导陪各省市领导就餐,就把自己的酒带来招待客人。来自吉林省、在中南海工作3年的服务员在返回原单位时,为了表示对他们的谢意,田纪云副总理、罗干秘书长陪同他们吃了一顿感谢饭,餐桌上的白酒是田副总理自己从家里带来的。

 

宴请外宾不上高档白酒

在外事接待上,我们坚持周总理“勤俭办外交”的原则,不大手大脚花钱。服务员上岗穿的工作服挑选比较便宜的料子,曾经选用青岛产的尼龙运动服衣料做男女西装,工作服式样大方朴素;也曾用过哈尔滨产的亚麻布料做工作服,穿出来效果也很好。服务处的男女服务员同志普遍比较年轻,正是爱美的年龄,然而在中南海勤俭办事作风的影响下,他们自觉坚持艰苦奋斗的传统,代表着中南海的精神面貌,朴素、大方、整洁。

接待外宾用的饮料,周总理在世时就提出用我们国产的。20世纪80年代,我们一直坚持这一规定,使用青岛产的啤酒、矿泉水,北京产的“北冰洋”汽水和黑龙江产的“黑加仑”汽水,四川产的“天府可乐”,再加上清茶,用这些来接待外宾。李鹏总理还指示,接待不要上“易拉罐”饮料,这些,我们都坚持执行。

国务院领导同志宴请外国朋友时,我们都严格按照财政部关于国宴标准的规定接待,从来不上高级白酒。李鹏总理宴请香港、英国外宾以及中日21世纪友好代表团来访时,用的是国产饮料和绍兴老酒,颇受外宾的欢迎。

接待外宾时,桌子上摆放的鲜花如果到花店去买,价格比较昂贵。同志们为节约开支,就利用庭院自己种植的花卉,仅购买少量的鲜花,自己动手学习插花,勤学久练熟能生巧,也能插出很美的花形来。同时,把用过的鲜花放在冷箱中保存,以备再次使用。我们的厨师同志千方百计精打细算,既要让外国朋友满意归,又要做到省钱省料。同时,严格遵守规章制度,从不利用安排宴会的时机大吃大喝,而是在辛勤劳动之后,照常吃“工作饭”。

 

    相关链接 - 当代中国研究所 - 中国社会科学院网 - 两弹一星历史研究 - 人民网 - 新华网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政府网 - 全国政协网 - 中国网  - 中国军网 - 中央文献研究室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当代中国研究所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6035331号
    地址:北京西城区地安门西大街旌勇里8号
    邮编:100009 电话:66572305 66572306 Email:gsw@icc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