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史网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要新闻 | 影像记录 |  教育指南
中国概况 | 人物长廊 | 大事年表
国史珍闻 | 图说国史 | 60年图片
专题研究 | 理论指导 | 政治史 | 经济史 | 征文启事 | 学 者
学术争鸣 | 学科建设 | 文化史 | 国防史 | 地方史志 | 学 会
论点荟萃 | 人物研究 | 社会史 | 外交史 | 海外观察 | 境 外
特别推荐 | 文 献 | 统计资料
口述史料 | 图 书 | 政府白皮书
档案指南 | 期 刊 |  领导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史期刊 >> 《纵横》 >> 2010年第4期 >> 摘录文章
我不当中央委员
发布时间: 2015-07-01    作者:吴瑞林 遗著 吴继云 整理    来源:《纵横》 2010-07-21
  字体:(     ) 关闭窗口

吴瑞林1945年当选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但由于处于战争年代,交通阻隔,未能出席。19569月,时任海南军区司令员兼四十三军军长的吴瑞林同志当选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光荣地出席了这次盛会。19694月在北京召开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时,吴瑞林同志当时任海军常务副司令员兼海军党委副书记,当选为九大代表,出席了那次大会。会议上他曾提出不当中央委员,最后还是被选为九届中央委员,引起了种种议论。

近日在整理父亲的遗著和生前录音中,查阅出有关出席“九大”会议的部分资料,形成此文。20104月,是家父吴瑞林同志去世15周年纪念日,以为纪念。

 

中央军委任命我为海军常务副司令员

196011,根据中央军委和毛主席的命令,周总理下达任命书:调我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任司令员。1963111,周总理又颁布任命书:任命我为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兼南海舰队司令员。尔后,我就一直在广东地区工作。19687月,我来北京开会,海军司令员、海军党委第二书记肖劲光同志要我“搬家来北京”,但并没有说明具体原因。我找海军党委第一书记、第一政委李作鹏和第三书记、第二政委王宏坤了解情况,但他们都未说明问题。因此,我也就没有搬家来北京。直到101,国庆观礼时,周总理严厉地批评我:“中央军委、毛主席下令调你来海军工作,任常务副司令员,你为何不到职?”我才知道是由毛主席、周总理指定要我来海军的,而且中央军委已下了调令。总理交代我说:因为在你任南海舰队司令员期间,“文革”中,南海舰队没有因运动死一个人,所以中央军委决定,调你来海军,就任常务副司令员,首要任务是抓机关的整顿,对海军出现的关人、死人的混乱局面加以整顿。在总理的严厉批评后,我知道事态的严重性,立即奉命到职。

 

李作鹏把持海军“九大”人事安排

我来海军后,遵循总理指示,第一个重要任务,就是立即着手了解自1966年“文革”以来,海军因“运动”先后死了五位将军的事件,并迅速向总理汇报。其次,就是筹备和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

“九大”前,周总理向海军传达了毛主席关于召开“九大”的意见:一是要结束文化大革命;二是因为在珍宝岛和苏联发生了武装冲突,需要全党动员。我曾经向总理汇报过海军“九大”代表选举产生的经过:是海军第一政委李作鹏召集海军文化大革命办公室(简称“文办”)的人议定的。但李作鹏却要我来主持,召集“文办”的人来开会讨论,提出海军出席“九大”代表的协商名单。我当即向李作鹏提出了我的意见:一是我来海军不久,对干部情况不熟悉;二是对海军机关、院校的情况我就更不熟悉,对东海舰队、北海舰队的也不熟悉;三是在海军党委中我分工是主管作战、工程。因此,由我来主持协商海军出席“九大”代表名单的会议,就不合适,我建议这个会议应由熟悉海军情况的海军党委的三个书记(即李作鹏、萧劲光、王宏坤)来主持。李作鹏连续找了我几次,谈这个问题,都让我以上述三个理由予以推辞。在此情况下,才由李作鹏主持了海军党委常委会和群众组织的协商会议,内定了实际上由李作鹏和群众组织先已确定的名单。鉴于海军产生“九大”代表的不正常情况,在“九大”开会之前,我向大会秘书长周总理写了一个报告,提出我不当“九大”代表。

“九大”期间,海军编在西北大组,组长是冼恒汉同志,西北大区的几个省的革命委员会主任和海军的李作鹏为副组长,周总理是由毛主席指定的大会秘书长。周总理在接到我的不当‘九大’代表的报告后,在冼恒汉同志的房间里找我谈话,他批评我说:“你这个报告写得不好,若叫军委办事组接到了,他们会顺水推舟的。”当时和我并不太熟悉的冼恒汉同志也说:“老吴,你对总理将你调海军向他反映情况的意图,了解不够深刻,你们海军管了那么多中央部委,需要你反映情况嘛!”总理当场就将我写的报告烧掉了,总理说:“我事情繁多,忙不过来,冼恒汉同志是你们的组长,你熟悉的情况多,有情况可向组长汇报。这是中央碰头会上决定的,是正常的。”

在“九大”期间,军队各大单位的副职都担任小组会议的召集人,唯独我没有担任此职。为此,周总理和大组组长冼恒汉同志专门问我:“你怎么不作小组会议的召集人啊?”我说:“是李作鹏在常委会上说海军工作忙,要我晚上回去管工作,大家举手就通过了。我只能少数服从多数,个人服从组织嘛!”总理听了我的回答后说:“这是他们早就酝酿好了的。”虽然如此,但在“九大”期间,凡是主席团的会议,都是总理要秘书直接通知我参加,而不是由小组通知。

 

    相关链接 - 当代中国研究所 - 中国社会科学院网 - 两弹一星历史研究 - 人民网 - 新华网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政府网 - 全国政协网 - 中国网  - 中国军网 - 中央文献研究室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当代中国研究所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6035331号
    地址:北京西城区地安门西大街旌勇里8号
    邮编:100009 电话:66572305 66572306 Email:gsw@iccs.cn